恩波利尤文图斯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廉政文化 > 史鑒

同樣悲壯的刑場婚禮
來源: 中國紀檢監察報       發布時間:2019-06-04 15:59:32      點擊:

  “自己的婚姻自己做主”

  徐琛,1904年出生,廣東汕頭市郊達濠鎮人。他從小在母親的教導下刻苦學習,頗具文才。1924年,國共合作和廣東工農革命運動的蓬勃發展,鼓舞時任汕頭市立第二小學教師的徐琛走上了革命道路。作為汕頭市教師聯合會的骨干分子,他經常在公開場合發表進步言論。

  余哲貞,1907年生于廣東澄海縣永平村一個手工業家庭。自幼活潑好動,性格倔強的她,喜歡跟男孩子一起玩打仗游戲,愛聽“梁紅玉”“楊門女將”等歷史故事,崇拜花木蘭、穆桂英等女將。在“女子無才便是德,不如多學針線活”的那個年代,九歲的余哲貞問父親:“為什么弟弟上學而我不能上學?我也要去上學!”在父親決定送她去念書之后,對余哲貞疼愛有加的叔父余昌純給予了熱心資助,希望她將來能學成立于女才之林。

  1923年秋,成績優秀的余哲貞考入當時的進步學校——汕頭女子師范學校。在那里,她聆聽了“關于女子教育和婦女解放”的思想,接觸到了許多進步青年,萌生了探求真理的強烈愿望。她一邊學習,一邊積極參加出墻報、上街宣傳,張貼革命標語,擁護國共合作,還組織同學們一起學習進步書刊。每逢假日回到家鄉,她就向家鄉姐妹宣傳“國家興亡,女子有責”的道理,動員大家沖破家庭束縛爭取讀書和獨立自主的機會,還帶頭剪辮子、穿裙子,誓同舊思想決裂。

  一次偶然的機會,余哲貞在參加革命活動時結識了徐琛。共同的信仰和追求使他們走到了一起,不久便建立了戀愛關系。然而這場戀愛卻使余哲貞受到了非議,有人說她臉皮厚、不知羞,自己找丈夫。面對非議,余哲貞毫不介意:“我自己的婚姻當然要自己做主,決不要什么父母之命,更不要媒妁之言。”她決心打破幾千年陳舊思想和封建禮教的禁錮,并從自己做起。1925年6月,余哲貞師范學校畢業后,便與徐琛正式結婚。這對革命伴侶,婚后依然天天早出晚歸,忙于革命事業,一直沒有時間舉行婚禮。

  “我們的革命是正義的,我們終將取得最后的勝利”

  1925年9月,徐琛任社會主義青年團汕頭團地委委員,余哲貞任團地委婦女運動委員會書記,成為汕頭地區婦女解放運動最早的領導人之一。1925年12月,徐琛、余哲貞夫婦一同加入中國共產黨。

  1926年12月初,夫婦二人隨北伐軍東路軍抵達福州。徐琛以東路軍政治部黨務科長身份,擔任福建省民眾運動委員會主席,直接參加中共福州地委的工作。余哲貞則以隨軍記者的公開身份為掩護,承擔福州地委的部分工作。他們租住在福州城安民巷立本弄的一處民房,那里也成為了中共福州地委的秘密聯絡點。

  1927年初,中共福州地委改組后,徐琛被任命為福州地委書記,余哲貞任婦女部部長。其間,徐琛工作繁忙,余哲貞除了承擔徐琛的部分文書工作,還經常深入工廠、學校,向女工、女學生、女教師宣傳廣東婦女運動的成果,提高她們的思想覺悟,幫助她們組織婦女解放協會,深得福州婦女界的擁護和愛戴。

  福州革命形勢的蓬勃發展,引起了國民黨右派的恐慌,徐琛在群眾中的威望也使右派分子既恨又怕。于是,他們不斷鎮壓群眾運動,蓄意制造事端。1927年3月8日,以林壽昌為首的右派分子更是公開把矛頭對準共產黨,通過收買、唆使大批流氓與暴徒公然毆打共產黨員和左派人士,污蔑徐琛、余哲貞等人為“四害”,并要將其驅逐出福建。

  面對國民黨右派勢力的公開挑釁,徐琛配合中共中央特派員王荷波同志,以福建省黨部籌備處和福建省民眾運動委員會的名義,發動了一場有四十余個團體、三萬余人參加的群眾集會。會上,徐琛拍案而起,毫不畏懼地發表演講,痛斥國民黨的卑劣行徑:“你們的反動統治不得人心,我們的革命是正義的,我們終將取得最后的勝利。”會后,舉行了聲勢浩大的示威游行,有力地打擊了國民黨右派勢力的囂張氣焰。

  “就讓國民黨的槍聲作為我們結婚的禮炮吧”

  1927年3月底,南昌、九江、安慶、杭州等地相繼發生了國民黨反動派屠殺共產黨員和革命群眾的反革命事件,國共關系面臨破裂。福州的反革命分子也蠢蠢欲動,企圖伺機發動政變,福州地區左右派的斗爭達到了白熱化。

  4月3日,國民黨右派在福州發動了震驚全國的“四·三”反革命政變,大肆搜捕共產黨人、工會工作者和進步人士,白色恐怖籠罩著整個福州城。為了保存黨的骨干力量,及時應付突發事件,福州地委決定留下陳應中、方爾灝開展地下工作,其他同志撤離福州。在地下黨人的護送下,徐琛、余哲貞用化名乘坐輪船由馬尾前往廈門,準備找同鄉、廈門市委組織部長羅揚才商議好黨組織工作安排后再返回汕頭,但他們剛剛上岸,就被特務認出,隨即被捕。在獄中,徐琛夫婦受盡酷刑,但堅貞不屈。5月24日,敵人將夫婦二人押解往福州。

  6月2日,徐琛、余哲貞、羅揚才等人被押往福州西洪路雞角弄刑場。當劊子手們想先行槍殺徐琛時,余哲貞怒喝:“慢!我同徐琛一同入黨,一起革命。就是死,也要死在一起!”說罷,抱緊徐琛,凜然正色道:“我和徐琛雖然結婚但未舉行過婚禮。開槍吧!今天就讓國民黨的槍聲作為我們結婚的禮炮吧!”

  槍聲響起,子彈穿透了這對革命伴侶的胸膛……徐琛犧牲時23歲,余哲貞年僅20歲。

  遠在汕頭老家的徐琛母親得知兒子被捕的消息后,連忙變賣家中值錢物件籌集盤纏,靠著一雙小腳,跋山涉水趕到福州,用盡各種辦法營救未果,甚至想見兒子最后一面也未能如愿。得知徐琛夫婦犧牲后,心懷喪子之痛的老人聲淚俱下地控訴國民黨反動派:“徐琛活著的時候你們不讓我見,現在他死了總該還給我了吧!”可是,當徐琛的老母親輾轉找到徐琛夫婦就義處時,遺體早已被國民黨反動派轉移藏匿,不見蹤影。如今,在徐琛夫婦的殉難地,只剩下一棵當年的老荔枝樹生生不息,仿佛是默默守護著烈士的忠魂。

  多年后,徐家的后人委托一位老先生為徐琛題寫祭文。當老先生得知這對革命伉儷和徐母尋子的故事后,一邊拭淚記載一邊扼腕嘆息:刑場上的婚禮,何其悲壯!白發人送黑發人,何其悲痛!(黃俊 李瓊 作者單位:福建省福州市馬尾區紀委監委)

上一篇             頂部             關閉             下一篇

恩波利尤文图斯 球探网nba比分直播网 彩立方彩票安卓 今天上证指数 用金币买炮台的捕鱼游戏 北京快3开奖结果 新11选5技巧 篮彩背景 竞彩北单技巧 甘肃快三形态走势图 河北11选5玩法怎么玩